首页>焦点热议>失独老人之痛:养老院将他们拒之门外

失独老人之痛:养老院将他们拒之门外

2020-12-28 10:06失独人社区管理员

“养儿防老,积谷防饥。”这是一句老话,也是渗透在我们生活中的历久弥新。

现在,由男权社会所遗留下来的性别歧视正在逐渐被改善,养儿防老里的“儿”也不再单指男性。为了能够老有所依,人们将他们的大半辈子心血全部都倾注到了孩子们的身上,盼着他们成长,盼着他们发光发亮。等到自己老了的时候,他们能够来孝顺自己。

在我们国家,有着一个不容忽视的,数量极为庞大的群体——失独老人。

1982年9月,我们国家将计划生育定位我们的基本国策。这一国策在成功、有计划的控制住了人口的同时,也侧面影响了失独老人的数量。

“我是多么喜欢孩子,但是为了执行计划生育,我只要了一个孩子,到最后我落了个啥现在。”这是许许多多的失独老人的真实感受。

家庭不幸

“我是34岁结的婚,35岁有的孩子,等我70岁正要用他的时候,他就走了。”

潘妙良教授在退休前曾是清华大学的教授,他一生教书育人,为国家培养了无数优秀人才,他教育出来的孩子也同样是聪慧而富有才华。一家三口的日子虽然简单但温馨幸福,看着儿子一天天成长,潘妙良两口子欣慰且开心。

儿子是个医生,潘妙良曾经得过脑血栓,是儿子将他调到自己医院细心照顾让他病愈,以至于到现在都没再复发。他也曾有过腰椎颈椎的毛病,但按照儿子嘱咐的方法进行运动也都好了。“现在什么病都没有了,但是他走了。”

潘妙良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看着儿子留下来的物品,一日日的被过去的日子,被过去的人困住,怎么也走不出来。他想换个地方换个心情,但却四处碰壁,求告无门。

“我自己跑养老院已经跑了好几个了,都不收。”现在的养老院都需要担保人签字,没有儿子的潘妙良教授对此毫无办法。

潘妙良教授的一生,前半段的时间用来学习和积累,后半生的时间,一半用来培育儿子,一半用来在学校里工作,为祖国培训人才。“出了问题谁签字啊?”临到老了,儿子突发心脏病永久的离开了他,举目四望,天下之大,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安然度过余生的地方。

无独有偶,潘妙良教授的情况并不是个例。在全中国,有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正在和潘妙良教授承担着同样的痛苦,面临着同样的困境,他们的名字,叫失独老人。

失独现状

“根据卫生部发布的《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》数据推算,我国“失独”家庭已超百万个,每年新增7.6万个。”

超过百万家庭的老人们都在遭遇这样的痛苦,他们先是因为唯一的孩子的离开“死”过一遍,在好不容易缓过来一口气后,他们的生命就在这无望的生活和日复一日的无处可去中被消磨、被吞噬。

“作为苗苗的妈妈,我死了。可是作为一个失独者,我还活着,无可奈何地活着,绝望的活着。”

苗苗是苗苗妈妈的独生女儿,苗苗在她的期待与精心照顾下长大,但却没能像她想的那样一直健康的活下去。没有了女儿,她只能时常跑到女儿的墓前寄托哀思。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灰败与绝望。

叶儿黄了和苗苗的妈妈一样,也失去了她唯一的女儿,她的女儿生前身体一直很好,“3月15号那天还参加了厦门马拉松群众赛跑”,是全家人的骄傲,可谁都没有想到,厄运就这样突然的降临到了这个家庭。

才过去短短三个月的时间,叶儿黄了的女儿突然生病了,“三天就昏迷不醒了”,后来没抢救过来,叶儿黄了的“天就塌了。”

女儿的骤然离世给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打击,叶儿黄了的母亲跟着去了,她的丈夫也不愿意再在那个到处都能想到女儿的地方再多呆。两人去了寺庙,希望通过寺庙的生活来获得心灵上的平静。

“将来我们要是不能做事的时候,做不动事的时候,也不能在这添师父的麻烦。”可如果不能继续在寺庙待着,他们该去哪儿呢?

通过QQ群,包括叶儿黄了、潘妙良教授在内的许多失独老人们都聚集到了一起。2012年6月5日,他们一起“到国家计生委信访办门前,要求出台政策解决他们的养老问题。”

希望的光

“你有计划生育政策,就肯定有这一部分群体,就应该比谁都重要的关爱他们。”潘妙良教授已经不止一次的来到计生委了,可对方却始终无法给他一个让他满意的答复。

夜晚无比的漫长,可对于那些失独老人来说,在计生委的夜晚,好像和在其他地方的夜晚并没有太多的不同。它只不过又是一个没有孩子在的夜晚,只不过又是一个默默舔舐伤口的夜晚。但好像又有不同,因为过了这个夜晚,他们也许就能看到曙光,迎来希望。

在包括叶子黄了、潘教授等人的不懈努力和坚持下,“国家计生委向他们做出承诺,会在3-4个月内研究出台一个制度框架上报国务院。”

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。这一回,他们终于看到了照亮前路的光。

这些失独老人们,他们在年轻的时候也都为国家奉献过、拼搏过,他们的孩子在世的时候也曾那样鲜活美好的绽放过,可生活无情,他们遭遇了厄运,而随着厄运而来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不要那么纠结的活了,我老公70岁了今年,我65他70,还有几年?”

只是因为没了孩子,他们就连基本的养老保障也都失去了,而他们要的,只是一份生命最后的体面。

随着他们的努力,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个群体,电影《地久天长》讲的就是失独老人的故事,在社会的关注下,国家也注意到了他们,开始为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相关的政策。

2012年,“北京市人口计生委陆续向失独家庭发放“暖心卡””。暖心卡内包括许多重要的综合性保险,为失独老人带去帮助。2013年,因为独生子女死亡而收到家庭扶助金的被帮助对象是40.7万人。北京市民政局开始和福利机构合作,他们一起来帮助越来越多的老人找到养老去处。

2016年,在帮助下,潘妙良教授和他的妻子有了担保方,成功入驻了福利院。他们两口也终于有了安心养老的地方。

相关文章

社区热议
同城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