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焦点热议>数百名失独家长在卫计委门前陈情 要求回应诉求2016-04-18 财新网 ...

数百名失独家长在卫计委门前陈情 要求回应诉求2016-04-18 财新网 ...

2021-3-24 22:55失独人社区管理员

数百名失独家长在卫计委门前陈情 要求回应诉求

2016-04-18 财新网
日前,国家卫计委、财政部曾下发文件,统一城乡之间的失独家庭扶助标准。但群聚陈情的数百名失独父母认为,更重要的是实现全国各省各地之间的扶助标准均等化,终结各省因财力不同,导致扶助水平悬殊的局面

“失独者”指的是因疾病、意外等原因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。目前,对全国范围的失独者人数尚未有精确统计。但根据国家卫计委数据,在2013年,全国领取了失独特别扶助金的失独者有40.7万人。

2016年4月18日上午,数百名失独者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,在北京知春路的国家卫计委办公区前陈情,要求卫计委回应其诉求,将失独群体纳入法律体系的保障,实现失独扶助政策的全国均等化;并在各地的政府部门,搭建直接面向失独群体的沟通和服务渠道。

长期以来,失独群体在中国法律中体现的权益,仅有在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》中的“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、死亡的,按照规定获得扶助”一条。

这条规定,在2015年底全国人大修订计生法时曾拟删除,最终又得以保留。而在“十三五”规划中,经全国政协委员建议,也增加了“加强对失独家庭的关爱和帮助”的表述。

然而,失独群体认为,“按照规定获得扶助”的法律表述太过笼统,导致了全国各地对失独扶助政策的执行力度不一。有的省份失独补助金能达到每个月数千元,有的省份则对失独家庭给予近10万元的一次性补偿金;但在多数省份,扶助金仍停留在每个月340元的国家最低标准,也不会发放一次性补偿金。

更为严重的问题是,在独生子女死亡后,由于这批家长的法定赡养人缺位,随着失独者年事渐高,往往会面临就医做手术或入住养老机构时,无人可签字担保的困境。

此次前来北京陈情的失独家长来自全国20余个地区,他们大多戴着标有“失独者”“失独父母”字样的白帽子,停留在卫计委门前的人行道上。一名家住甘肃的失独母亲告诉财新记者,她把对自己群体的称呼从“失独者”改为“失独父母”,是希望这个群体更容易被关注,“我们每一个都是失去了孩子的爸爸和妈妈啊。”

警方在知春路南侧的辅路上停放着十余辆空公交车,将陈情人群阻挡在主路上来来往往的人车视线之外。这群失独者按所在区域划分,个别区域还有小旗标识。现场共有来自吉林、黑龙江、四川、重庆、山西 陕西、辽宁、湖南、山东、甘肃、上海、山东等省份的失独家长。

来自吉林长春的失独父亲孙晓瑞告诉财新记者,国家卫计委“不让唱歌,不让打小旗”,但在人群中,还是时不时有歌声传出。

就在失独家长们群聚陈情的前一天,4月17日,财政部、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完善计划生育投入机制的意见》,提出将统一城乡独生子女伤残、死亡的家庭扶助标准,并将农村失独家庭的扶助标准提高到与城镇一致─即340元每人/每月,还提出“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因素,实行特别扶助制度扶助标准动态调整”的承诺。


相关文章

社区热议
同城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