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焦点热议>电影《地久天长》带你看看独生子女政策下失独家庭的痛苦

电影《地久天长》带你看看独生子女政策下失独家庭的痛苦

2020-10-23 13:49失独人社区管理员

  柏林载誉而归的国产片《地久天长》,上周在国内登录院线。似乎每个导演都有用镜头描绘一个时代的野心,王小帅也不例外。可就算他用影片,浓缩了当代中国人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,也难以讨好观众的口味。上映几天,各大影院的排片太少,票房不佳,把王小帅急坏了。他开始在朋友圈卖力宣传,希望大家能带上亲戚朋友去看这部电影。这让很多人,不禁感慨国内文艺片太难做。而《地久天长》恰恰占全了文艺片的所有特质,讨论的是让人特沉重的亲情话题。所以就算它捧回了奖,也只能落得个“口碑爆表,票房低迷”的结局。

  

  想必耐心看完这部两小时五十五分钟电影的朋友,看到这个局面,也会为其唏嘘。毕竟,它确实是国产影片中难得的佳作。影片剧情很简单,讲述的是两个交好的家庭,因为沈家孩子的一时冲动,导致刘家儿子不幸离世。至此,两家人的命运彻底改变。刘家夫妇选择放逐,躲进福建的小渔村;沈家则在本地默默发财,避而不谈往事。可是那个意外,始终是他们解不开的心结。直到多年后再聚首,把话说开,他们才终于真正放下过往。两个家庭对待不幸,采取的方式不同,但都试图把自己隐藏起来,努力想让生活回到不幸之前的起点。

  

  可影片告诉我们,一切都是徒劳。他们逃了一生,藏了一世,那件往事始终像是卡在喉咙里的鱼刺,越是想咽进肚子里,它卡得就越深。疼痛感非但没有减轻,还要将他们撕裂开来。直到他们用尽一生来明白这个道理,决定勇敢的去面对时,才终于回到起点,和自己的过去达成和解。这部电影聚焦了独生子女政策下,失独家庭要承受的苦难生活。尽管最后的完美结局,宛如给人塞了一颗甜蜜的糖果,但也难以掩盖糖果外衣下的苦涩——独生子女家庭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子女,带给他们的伤痛是难以磨灭的。

  

  想想我们这代人,八九十年代出生,大多都是独生子女。从小滑过野冰,翻过墙,为了兄弟,两肋插刀,因为失恋,寻死觅活。自己对待生命,总是这么的轻松。反而是父母,无比珍视你的一生。而在自己的人生中,你都做了什么?为了逃避现实,和父母斗智斗勇,对伴侣恶言相向。然后呢?收获了失望,丢失了恋情。那些由于冲动而做下的决定,为了伤人而说出口的话,就算后悔,强迫自己遗忘,它们也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重新漫进你的心。

  

  逃避,确实是我们镇痛和疗伤的方法,但它就像一支吗啡,总会有失效的时候。当我们用逃避过了一生,我们才知道面对,是和解的唯一方法。而这个答案,我们可能必须用一生的时间才能得到。

  影片中,让小编印象深刻的是下岗大会那场戏,镜头扫过乌泱泱的员工背影,接着到他们相似而沉默的面孔,再由身穿西装的领导逐个宣告名单,最后定格到丽云那张抽噎忍泪的脸上,堪称本片最有力的一组画面。它生动展现了体制的庞大坚固和突如其来的变动,以及等待被命运宣判的芸芸众生们。

  

  但从后半段开始,影片再也没有这般体现过人与时代的关系,而是把重心放在了忏悔和原谅上,并明显露出作者干预的痕迹,使得前半段凝聚起来的一股气象,最终化作一缕轻烟、一声叹息。虽然电影并没有判断是非的义务,《地久天长》也尽量减缓了自身体量可能带来的时代重压。

  但当记录失去了态度,个体与制度的矛盾被转移到人与人之间,所造成的后果,就变成了谁看上去都有错、谁仔细想都无辜的妥协。而这种妥协,并非是道德在天平上摇摆的角色困境,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思,而是另一种主观上的和解。它所体现的,是主题上游被层层掩埋,是创作者的困境和力有不逮,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却没高于生活的背离状态。

  

  或许这样的指责过于苛刻,因为三个小时对家庭琐事来说,太长,对家庭史诗来说,却又太短。而且考虑到过审和电影本身的限制,本片的一切都是可以被原谅的,正如戏里戏外的真实情况,他们又能怎么办呢?换个角度去想,罗丹为了雕出它心目中的巴尔扎克,还特地砍掉了成品那吸晴的双手,何况是王小帅呢?因此,许多批评在小编看来,就如同吐槽断臂维纳斯没有鸡鸡一样荒谬,也偏离了原有轨道。

  

  然而,完美不一定是面面俱到,而不完美或许会抵达另一种完美。这是创作上的悖论,也恰恰是本片最令人无奈的地方。咏梅和王景春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种空泛,并进一步加强了观众的代入感。前者让我们感受到日常的万念俱灰,后者则诠释了什么叫好演员连眉毛都是戏。其中,最无可挑剔的表达是人物在环境中的位置感,导演确实借此拍出了他们无处发泄的苦痛。遗憾的是,影片并没有找到一个共情之外的出口,推开伤痕之下的心灵图景。

  罗曼·罗兰说过:“人生就是一连串死亡和复活的连续。”

  对于中国大部分的失独家庭来说,时间对他们早已毫无意义,仅仅是一种物理概念中生命流逝的计量。当日子变成了倒计时,未来的每一天都是同一天,这些人的生命依然活动,但时间已经停止了。

  

  影片还有两处台词让小编印象深刻,一个是丽云和刘耀军坐飞机回乡时遇到气流颠簸的感慨:“真好笑,我们还怕死吗?”另一个不记得出处,只知道是:“都这样了,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呢?”

  可见,当生活频繁的被无常划破,有些人的归宿竟是死亡,当他们已无法承受伤痛本身时,竟变得什么都可以承受。

  或许王小帅是仁慈的,至少电影里他们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。

  就像后来,他们都有了孩子,于是那些再见,就都留给了昨天。

相关文章

社区热议
同城热点